联系热线:0931-8799317

2/5的中国,住在草原上

2/5的中国,住在草原上

草原,大地的皮肤。

作为我国最大的内陆生态系统,草原不仅维护了一方气候,还是旷达洒脱的草原儿女幕天席地的生存家园。

身处这片绿色的海,你甚至可以跨越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,听到远古的浩瀚回声。那达慕大会的振奋激昂,呼麦长号的低沉神秘,马头琴的深远悠长,以及劝驼歌的忧伤,交织成一阵呼啸而过的风,掠过草尖,奏出独属于草原的物语。

①什么塑造了草原?

“敕勒川,阴山下。天似穹庐,笼罩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地见牛羊。”

中国是草原资源大国,拥有近4亿公顷的草原面积,占全国陆地总面积的40%以上,是中国现有耕地面积的3倍。可以说,中国2/5以上的陆地面积,都住在草原上。

1.png

草原有一种特殊的美,集合了冰川雪原的浩瀚,和溪流山涧的柔美。举目是山川笼罩的苍茫,微风拂过,又是另一番牛羊遍布的田园牧歌。

2.png

(▲ 新疆喀拉峻草原,凹凸起伏的线条颇具美感。)

大多时候,在中国,草原约等于内蒙古草原。这片漫无边际的原野,坐落在内蒙古高原,是欧亚大草原的重要部分。

内蒙古高原,北起呼伦贝尔高原,经锡林郭勒高原、乌兰察布高原和鄂尔多斯高原,抵达黄土高原的西部,处于200—400毫米降水量之间的她,跨越干湿环境梯度,是温带草原生长的乐园,拥有绵延2500千米、宽600千米以上的草原景观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草原区之一。

由于内蒙古高原地跨东西,展布于东西的草原,也各有风貌。气候偏湿、河流交错的呼伦贝尔草原,地阔天宽,有种刚柔并济之美;空旷幽深、辽阔苍茫的锡林郭勒草原,火山熔岩不时凸显,有种广漠博大之美;背靠阴山、风大沙多的乌兰察布草原,鲜花遍野,是中国地貌最独特、景观最丰富的大草原;而被黄河环抱的鄂尔多斯草原,分布着大面积的沙漠和沙地,风与沙的交织,勾勒出雄浑奇妙的塞外景象。

3.png


(▲ 呼伦贝尔草原。)

 

 4.png

 

(▲ 锡林郭勒草原南端的浑善达克沙地,草原与沙漠同框。)

  

区别于水平的内蒙古草原,坐落在新疆的草原,是典型的山地垂直草原。虽然新疆地处中亚荒漠腹地,发育于天山山脉山间盆地的伊犁草原,南、北、东三面环山,西部开口承接了自西而来的湿润气流,加之冰川融水的浸润,自低至高依次出现了荒漠草原、典型草原和草甸草原等垂直带谱景观。

5.png

 

(▲ 迎风的伊犁河谷北侧,降水相对丰富,山地植被也更为茂盛。)

虽不似内蒙古高原一般平坦辽阔,但依托山体而生的伊犁草原,凹凸起伏,高低绵延,与巍峨圣洁的雪山,古老又年轻的的云杉,缤纷灵动的油菜花,哈萨克族人的木屋毡房,交织出一幅包容又深刻的复合画卷。

6.png 

(▲ 新疆伊犁喀拉峻草原的雪山与花海。)

 

此外,在海南岛西部的昌化江口,因为焚风效应,海滨区域甚至出现了一条狭长的热带沙漠带,是我国唯一可以看到热带草原的地区。

 7.png

(▲ 西藏那曲羌塘草原。)

②草原如何塑造中国?

没有哪一种自然景观,如草原一般,对中国的影响如此深远。

高洪雷曾在《另一半中国史》中提及:“迄今被我们称‘中国史'的,只能算是半个中国的历史,历史学家所记录的大多是中原王朝的兴衰荣辱,各少数民族即便偶然被提起,也不过是因为与中原王朝的瓜葛而被迫匆匆地一笔带过。”

而这被“忽视”的另一半中国史,其中有一大半故事,由游牧民族而塑就,并在草原上轮番上演。 

8.png

(▲ 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牧群。)

若在翻阅历史典籍时稍加注意,你便不难发现,在中原王朝的北沿——内蒙古草原上,不同的游牧民族以旺盛的生命力,精彩纷呈了几千年,是塑造中国的一块重要拼图。

类似黄河冲积平原是中原文明的滥觞,发端于草原的游牧民族,以肥美的水草而生。草,是游牧民族生活的命根子。因而如何与草原相处,是游牧民族的人生第一课。

大多时候,牧人很少与草原有直接的接触,山羊、绵羊、牛、马、骆驼,这五种牲畜是草原民族与大地互动的纽带。

在不少人的理解中,逐水草而游牧,似乎是一片牧场吃完了,再去寻找另外的牧场去放牧。事实上,真正的游牧迁徙并非如此。生活在草原上的蒙古族笃信:游牧时,在同一片牧场逗留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14天。

牛羊吃草时,通常是这儿一口,那儿一口,若草场充足,牛羊基本上只啃草尖,草尖被吃后,会刺激草再生,反而长得更好。为了保障牧场的休养生息,赢得草木生长的时间,因而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,只能频繁地迁徙。

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虽然草原不留痕迹,但到处都有草原民族放牧的身影。除了牧场,游牧民族对待草原五畜,也格外柔情。

 

9.png

 

(▲ 赤峰克什克腾旗牧民正准备带驼队转场。)

除此之外,草原饮食的推广,也丰富了中国人的餐桌。丰富多样的奶制品,肉中骄子牛肉干,鲜、咸、香、补的涮羊肉,是不少饕客都无法割舍的美食盛宴。

10.png

③草原,真实的天堂

单之蔷曾在《无法言说的是草原》中写道:“草原与浪漫无关,草原的背后是艰难。”

草原,草长莺飞、辽阔无边,人们总会为其添加一层浪漫滤镜。然而实际上的草原,却是最为脆弱的土地资源。据专家研究,我国最好的草原之一呼伦贝尔草原,地下一米就是流动的沙子。草原一旦沙漠化,恢复起来尤为艰难。

11.png

(▲ 雪山、沙漠、草原依次展开,这是西北干旱地区的典型景观。)

没有人可以征服草原。即便是征服过半个世界的成吉思汗,也从不曾征服过草原。成吉思汗在位期间,还颁布了最严厉的保护草原法规:“草绿后挖坑致使草原被损坏的,失火致使草原被烧的,对全家处死刑。”敬畏草原母亲,呵护草原生态结构,或许是每一个草原儿女与生俱来的本能。

   草原,美丽又脆弱,这种强烈反差带来的焦虑,曾让蒙古族诗人席慕蓉叹息:“请给我蒙古族人的马头琴曲和蒙古族长调。”

12.png

(▲ 内蒙乌兰察布辉腾锡勒草原风电场是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场,草原风能是对草原资源保护的方式。)

生态恶化、草原面积不断缩小的情况正在发生,草原儿女的焦虑,能否有新的出口?这不仅是草原儿女的课题,更是每一个人都需要面对的诘问。

   毕竟草原,是你我心中最接近天堂的模样。

13.png

 

(▲ 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。)



联系热线:0931-8799317

公司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科技街17号2楼东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@ 2018 . All rights reserved. 

致力于农林草有害生物防控、生态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集成商

技术支持: 甘肃上善云图 | 管理登录